戴斯蒙德·道斯——你一定是上帝派来的救兵!

作者:影视影评

不久之前李安的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登上荧幕,很多人败兴而归。不是电影不好,而是它偏离了很多人的期待点。战争,热血,man,燃,这些在比利·林恩中缺乏的元素,统统在《血战钢锯岭》中来一次淋漓尽致的释放。看完之后的第一感觉,太爽了!

(本文刊载于澎湃新闻「有戏」栏目,同发于公众号书林斋(Kongli1996)与微博:孔鲤。)

1.《血战钢锯岭》,根据二战中美军医疗兵戴斯蒙德·道斯的真人真事改编,梅尔·吉布森执导,安德鲁·加菲尔德主演,儿女情长、家国大义、宗教信仰,感官刺激加心灵震撼,年度最佳影片,影史上最好的战争片之一,满分好评! 好的电影不刻意煽情,却让人不知不觉湿了眼眶。本片讲了战争,但更像讲的信仰。 信仰无法改变战争,但可以不让战争改变自己 2.前半部分平实,讲述了道斯的青少年生活,家庭环境(家人影响),宗教信仰,浪漫甜蜜的爱情。这些塑造了道斯的性格和价值观,为后面他冒死救人的英勇事迹做好了铺垫。同时,前半部分人们平静幸福的生活,也和后半部分的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战争场面形成强烈的对比,彰显了战争的残酷,和平的可贵。 3.道斯(道神)在冲绳岛钢锯岭战役中,美军和战友全部撤退的情况下,一个人留在战场,冒着枪林弹雨,义无反顾地抢救受伤的战友,九死一生,最后还奇迹生还!道斯,英雄中的超级英雄,神一样的传奇。 长官认为他救了一百多个人,道斯却谦称只有五十多人,最后折中报告救了75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75命,胜造525级浮屠。 道斯未开一枪,未杀一人,从始至终坚持了不杀人的信仰。他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拒服兵役者”,未杀一个敌人却获得美军最高的荣誉勋章的士兵。 4.“和平年代,黑发人送白发;战争年代,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些伤兵哪里来的?”“有个神经病在钢锯岭上一个个放下来的,还有几个日本兵!” “上帝啊,让我再多救一个人吧”精疲力尽,双手血肉模糊的道斯默默祈祷。 “道斯,以前我觉得你是一个懦夫,还坚持什么可笑的狗屁信仰。现在我错了,你比我们所有人的贡献都要大!”长官在道斯救了几十人后如是说。(这段话记不太清,大意如此) 5.中国不缺(战争)英雄,缺好剧本好导演! ps:最后一张,道斯大神本尊和夫人 好电影一定要去电影院支持。

吸引我关注这部电影的有两个标签,一个是导演梅尔·吉布森,一个是男一号安德鲁·加菲尔德。

图片 1

图片 2

我对梅尔·吉布森其实并不了解,只看过一部《启示录》,没错,我连享誉盛名的《勇敢的心》都没有看过。血浆,暴力,直男,是媒体对他最多的评价,也是吸引我的地方。至于主演安德鲁·小蜘蛛·加菲尔德,哦,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了。

一场暴风雨过后,男人走在海滩上,海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昨夜被暴风雨卷来的小鱼,奄奄一息。这时他看到一个小男孩正努力从海滩上拾起一条又一条小鱼,然后奋力将它们扔回大海。男人看了小男孩很久,终于忍不住跟他说:「孩子,这里有成千上万条小鱼,你救不过来的。」

图片 3

图片 4

孩子没有抬头,只是说:「我知道。」

图片 5

电影的叙事特别直白。前一个小时从道斯的爱情和参军的波折,来塑造道斯善良,纯真,坚定的性格,建立“信仰”,暖色调,轻盈,明快。后一个小时则全力渲染战争的残酷,冷色调,压抑,窒息。前后两段形成鲜明的对比,爱情越是美好,信仰越是坚定,战争越是恐怖。

「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救呢?谁在乎?」

道斯大神本尊和夫人

我们喜欢一部电影,不仅仅是因为爽了,嗨了,过瘾了就满足的。角色的丰满程度很大影响到观众的代入感。我们看到道斯和女医生的约会,会感觉温馨;我们看到道斯在军队里被百般刁难,会感觉揪心。

「这条小鱼在乎,」男孩拾起手上的鱼扔回大海,又拾起另一条,「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图片 6

其实我同片中的大多数人一样,不认同道斯的信仰,我个人就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尤其是宗教信仰。恕我愚见,大部分的宗教信仰都是方便统治者用来统治人民的思想武器。尤其是战争,尤其是中东地区政教合一的国家。他们的战争来自信仰的分歧,打着打着几百年,甚至都找不出具体的战争理由。说是为信仰而战,其实好像是为利益而战。因为信仰的力量,他们愚昧无知却无所畏惧,不怕流血不怕牺牲。这让我觉得他们很恐怖。

这是小学语文书里的一篇课文,原始出处已不可考,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儒家的仁爱思想,也可以理解为佛教的普济众生思想,亦或是基督教的十诫思想……等等。这些都可以,因为在更高的、更基本的层面上,这些都是一致的。

所以我看到道斯如此坚持自己的信仰,我是很气的!敌人的子弹飞来,难道要用信仰去赢下战争?导演好像故意要气我这样狭隘的人群,我越生气,说明角色的塑造越成功,所以我还是很好的调整了心态。其实当电影战争场面打响之后,我都来不及调整了,立马入戏。

那就是尊重每一个生命,尊重每一个个体。

电影前半程是怎样描述战争的残酷呢?在道斯的哥哥决定参军后的晚餐上,雨果·维文饰演的爸爸平静的夸赞着哥哥的军装,平静的诉说着一战时自己的战友中枪,血肉肠子如何污染军装的场面,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泪俱下。这段表演非常的克制,却有一种巨大的震撼力,刺激着我的泪腺。

因此虽然接下来要说的这部电影很明显是在基督教信仰指导下的产物,却依然能引起我们的共鸣。在这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它的导演,梅尔·吉布森。

总之,在一个小时的铺垫之后,那恐怖的战争终于来了。

一 从《勇敢的心》到《启示录》

血腥露骨是本片的一大看点,也是吸引我来电影院的最大动力。电影完全没有让我失望。

作为一个演员,梅尔·吉布森和姜文有着相近的轨迹。比如他俩都是演而优则导,比如他俩的电影里都有着浓厚的个人印记,比如他俩都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执导,比如他俩迄今为止都仅拍了五部电影……

随处而来的子弹,嗖的一声击中人体,贯穿一个巨大的洞,血肉横飞。冲刺奔跑中,冷不丁一枪爆头,血肉横飞 1。近在咫尺的手榴弹,就在几步之内的敌人沟壕中爆炸,血肉横飞 2。甚至有个火拼的场景,敌人的手榴弹掉在脚下,来不及跑了怎么办,把日本鬼子往上一按,原地爆炸,血肉横飞 3!这些对细节的展现完全颠覆了我对战争片的印象。前段时间看的《危机13小时》有个炸断胳膊的大特写,已经够让我震撼了,在这部电影里变本加厉的冲击着我的眼球。

单说梅尔·吉布森,虽然仅仅只拍了五部电影,虽然这五部电影有的被指责不符合史实,有的因为宗教问题而引起极大争议,却都能够获得极大的艺术成就。而在此同时,我们也能发觉出梅尔·吉布森那浓重的基督教情结。

当然这些只是让人飙升肾上腺素的把戏。我觉得最好看的,还是在营造战争的恐怖气氛上的表现手法上。按道理这是一部战争片,但却有很多悬疑甚至恐怖的镜头。

抛开处女作《无脸的男人》不谈,我们从《勇敢的心》这部让梅尔·吉布森享誉世界的作品说起。

战争正式打响前,所有人从悬崖往上爬,没有背景音乐,只能听到所有人的行动声,也看不见任何敌人,周围安静的可怕。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让观众处在期待与紧张的窒息感中。

一九九五年的《勇敢的心》以十三至十四世纪英格兰的宫廷政治为背景,以战争为核心,讲述了苏格兰起义领袖威廉·华莱士与英格兰统治者不屈不挠斗争的故事。虽改编自历史却与历史相差较大,故事里的华莱士就是最终明知是圈套,却甘愿受死,在临刑前那一刻高呼「freedom」(自由),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也感染了影片外的观众。至此这一形象的塑造经历了「受难」到「救赎」的过程,而这正是耶稣的经历。

白天经过一次苦战,战士们暂时取得胜利后的夜晚,道斯与战友在坑道里休息。本以为敌人已消灭干净,突然身后有悉悉簌簌的声音传来。观众的内心突然紧张起来,道斯慢慢露出头,却发现是老鼠。一场虚惊。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当我们长舒一口气后,道斯眼前突然晃过一道绿光。当道斯再一次露出头时,却与日本鬼子四目相对!我第一次感受到日本人原来这么可怕。还好是道斯的一场梦而已。

图片 7

这些血腥镜头和悬疑恐怖感的营造,带给我压抑肃杀的窒息感,让我第一次对战争感到发自肺腑的恐惧,一种和看恐怖电影完全不同的恐惧,一种讨厌的无法接受的恐惧。

九年后,梅尔·吉布森开拍了他的第三部电影《耶稣受难记》,这部电影不言而喻是以耶稣为主角,描述了耶稣在最后的时刻被犹大出卖而惨烈凌辱,鞭打、钉锤等,都直接用影像向观众表露出耶稣曾遭受的苦难,而在影片的最后,可想而知的是主角耶稣获得了救赎。这部电影争议极大,许多人认为它是在反犹,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梅尔·吉布森的确因为反犹而远离了我们十年。

不知道是否因为敌人是日本鬼子的缘故,影片最后有种抗日神剧的感觉。尤其是最后脚踢手雷的镜头,让我旁边的观众直呼“666”。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据说这一段也是根据史实改编而来。来张图感受下。

图片 8

图片 9

那是在二零零六年梅尔·吉布森拍摄了《启示录》后不久,那天的他酒后失言,说出了「该死的犹太佬,他们该为全世界所有的战争负责」的话,立刻引起轩然大波,而好莱坞的很多电影公司都有犹太人参与,因而整整十年他没有能够得到拍片的机会,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和姜文确有相似之处。

抗日神剧既视感

虽然这话颇为极端,我们却能从这句话里窥探出梅尔·吉布森对基督教(或者说是天主教)非常虔诚的信仰,这一点从他的电影《启示录》里也可以看出来——「启示录」三字本身就是基督教中非常重要的存在。

我记得波米在《湄公河行动》一期里讲到,战争戏呼吸感的重要性。虽然《血战钢锯岭》后半程的战争场面血腥又宏大,但导演对节奏的把控并没有失控,解决掉一窝敌人,让士兵休息一晚,也让观众“休息一会儿”,再解决新的敌人。这样的观影感受必然会舒服很多。

其实早在一九七九年,伟大的导演科波拉就和伟大的演员马龙·白兰度合作了一部伟大的战争电影《现代启示录》,很多年过后梅尔·吉布森再次使用了这个名字。知,《启示录》是《圣经》的最后一卷,记载了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上看到的异象,「异象」二字也贯穿了《现代启示录》与《启示录》始终,后者以玛雅文明为背景,很清晰地表达了梅尔·吉布森的末世情结。而影片中主角虎爪所在的部落被血洗,逃亡过程中一方面受到其他人的追击,另一方面受到野兽的觊觎,最终走向新生,同样是耶稣式的从「受难」到「救赎」的过程。

道斯救人的段落让我有些出戏,尤其是不停地喊着“one more”,再多救一个。片尾的真人访谈倒是与这一段呼应,但就像他的信仰我无法接受一样,这一段对我而言也是无法接受,过分渲染个人英雄主义。不过话说回来,这部电影不就是披着战争片传记片的外衣的美国主旋律电影吗?

图片 10

个人尝试公众号,才疏学浅,不靠谱更新,不关注也可

在梅尔·吉布森的电影里,苦难是必然存在的,伴随着苦难的则是非常繁多的血腥暴力镜头,而这样的镜头恰恰是在告诫观众:灵魂的升华所伴随着的,必然是血的代价。

不过来都来了,不就扫个二维码的事吗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