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南京!南京》 本小姐出离愤

作者:影视影评

    被媒体的设置议程功能狠狠地忽悠了一把之后,被4月22号公映期前传媒的一通狂轰乱炸吊足了胃口之后,在身边同学个个掏钱的掏钱去电影院里顶礼膜拜没钱的在寝室里压抑地“欣赏”完本片然后一致自诩被狠狠地纠结了一把之后,本小姐终于在一个不算闷热但慵懒十足的凌晨欣赏完了所谓的60年国庆华诞献礼片。然后,本小姐郁闷了,本小姐出离愤怒了!
     我承认,刘烨在电影17分钟时的那一脸似笑非笑的魅惑深深的把我给震撼了,心里翻涌起徐志摩的《沙扬娜拉》:最是那一“抬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然后心里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纠结谢娜与其错愕的姻缘。错愕归错愕,看电视时是由不得分心的。一阵激战之后,由刘烨带领的国民党军人投降了,刘烨沉默着,一脸沉郁,一脸“硬汉”的表情。后来当国民党军队面临杀戮时,没有人站起来,小日本叫嚣着,刘烨站起来了,小豆子站起来了,后来成百名残兵也站起来了。那气势,让人唏嘘。有人喊出了“中国不会亡”,接着人群沸腾了,看到这个煽情的片段我周身冷了一下。导演是想表达爱国主义吗?那为什么不安排他们和敌人顽强地抗争到底来完成所谓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人性的升华。?中国的士兵们哪,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没有在战场上完成战士的使命,没有和敌人做殊死的抵抗,可是为什么在临时的时候再来蹂躏一把我们的视听觉,让人啼笑皆非呢?
      我承认,江一燕在拒绝剪头发时的那一股轻佻把我给电晕了,某些时候,骨子里的轻佻是难以抹灭的,就好像自身如影相随的习惯,再怎样,也难以割舍。那种轻佻甚至漫不经心有股职业精神的气息,小江应该是对战争的胜利满怀信心的,不然她不会设想到战争结束后还要继续重操旧业。当日本兵如潮水般涌来安全营时,那气势完全势不可挡,如狼似虎,寻找着可供发泄内心情欲的女性,那种姿态真是丑陋至极,德国纳粹拉贝的保护没能到位,安全营里的中国女性弱弱地处于于己不利的阵脚,小江成为了不幸中的一位,她倚窗黯然神伤的镜头画面运用特别到位,唯美至极。她虽然在职业上是个妓女,但是骨子里却又有股没有来头的纯真。后面当需要100名中国女性出来去做慰安妇时,全场沉默着,小江第一个首当其冲的举起了手,接着一双双柔软的手像多米诺骨牌那样慢慢地举起来了,在灯光的照射下,凄美温软。这个情节的发展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导演为什么要让一个职业本来就够暧昧的人来担任此次“志愿活动”的领头羊,这在情节的发展上是欠缺戏剧性,说服力乃至感染力的。
     我承认,我一直不喜欢高圆圆扮演的角色,无论是《十七岁的单车》里的女主角,还是《青红》里的青红,或者是《倚天屠龙记》里的周芷若,总觉得这个女子形象太过单薄,眼神流转处毫无特色而言,神情总是过于简单,没有灵气。在《南》里,从头到尾,总是紧锁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脸庞从头摆到尾,让人奇怪那么美丽的面孔上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沧桑,不笑的时候像是担着全世界的忧虑。她饰演的角色会说英语,优雅,有爱心,坚强,甚至还有很宽阔的胸怀,显得那么圣洁,并且在面临羞辱的情况下希望能得到解脱“please shoot me”,这样的人物似乎寄托了人们对完美女性的所有幻想,正是这样一位至死都希望保持纯洁的女性才让人感觉完全突兀于全剧其他麻木心态的国人,鹤立鸡群般,真空生长。她完美的有些不真实。完美的人是不可爱的,她要别人剪掉头发,面对不服气的小江的质疑:“你怎么不剪头发,你还烫头发了呢?”她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是安全委员局的,日本人是不会动我们的。”如果她以身作则,发挥先进人士的模范带头作用,剪掉自己的头发然后再来教唆她人的话,我想我是会喜欢她的,可是她没有,因此在后面她翻译拉贝的话希望有100名女士站出来作慰安妇时的哽咽让我有点吃不消了,如鲠在喉般,难以下咽。不过从煽情的层面来说,还是可取的。只是她能容许自己的同胞牺牲自己的身体去做日本鬼子的慰安妇,为什么自己却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在这种身上呢?哦,对了,人家是圣女呢,人家是信教的。
     我承认,范伟饰演的拉贝的秘书让我觉得很滑稽。这个男人在和平的时代应该会是个好男人的典型,他在老婆打麻将的时候哄着孩子,并教导他们学一两句能保命的日本话:“朋友,我是良民。”乖乖的把薪水交到老婆手中,时刻都赔着笑脸。他有妻子,有孩子,有一项能保身的职业。可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整个家庭,他出卖受伤军官的信息给日本人,并且在鬼子面前卑躬屈膝。这种人是深谙生活之道的,在那场肆虐掉青春与人性的大浩劫中,安身立命才是最重要的,当以为拉贝不能带他出国时,他有了自己的打算,这种人应该在现代社会的商战中是很懂的应酬的,可能在每个时代都会活得下去,可是这样的人,总让人感觉缺少了点什么,太善于生机,反倒不懂得生活了。因此导演开始惩罚他了,他的孩子被日本军摔死了,小妹被拉去做了慰安妇了。他本有和老婆一起离开的机会,可是在临走前,他又放弃了。是良心发现么?我相信他在骨子里应该不是懦夫的,因此在面对死亡时既没有愤慨也没有默然,而是一副正义凛然。导演好像极力要刻画一个普通人的人性的升华,在末尾非要为这位唐先生体现一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民族形象,可是这种刻画太过牵强了,太唐突了,拜托,您好歹也给点心理暗示撒!您好歹也来点情节的铺垫撒!如此转折,如此死亡太出乎人的意料了,难怪会被网友戏谑为“无厘头”。
     我承认,角川的长相是蛮讨好的。在整个剧目中,他好像是一个痛苦的旁观者,除了偶尔的军事行动和只言片语的对话。他面对举手投降的中国老百姓,一脸的错愕与恐惧;他开枪打死了躲在忏悔室的几名中国妇女后,忙着说对不起;和队友一起在河边嬉笑,并且说着怀恋家乡的话;他爱上了破了他的处的慰安妇百合子,并且想和他结婚,并且拿着慰问品去看望她,在百合子病死后还打算给她立个牌位;他打伤人拿走了姜老师的十字架后还不忘彬彬有礼地说谢谢,原来他也是信教的;他发现姜老师形迹可疑时却没有揭发她,但当他看见了最终还是被日本士兵发现的姜老师,对自己提出“please shoot me!”的要求时,他“满足”了这个圣女的愿望;当他觉悟到“生或者比死更艰难吧”时,毅然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是个温情的男子,他温软,眼睛很清澈,但是很空洞,茫然的接受着这一切。但是最终他还是被自己的空虚,迷茫,内疚给压死了。导演试图了解这个“施暴者”,一个人,一个冰冷的国家机器上的一颗不大不小、可有可无的螺丝钉,是怎样在施暴过程中和施暴过后自审,愧疚,并且怎样在无处申诉的境地来面对自己千疮百孔的内心,最后唯有以死亡来挣脱这个难解的命题来完成人性的升华。只是当他默然地观看着欢庆典礼时,我就已知道,有种东西在他心里已经死掉了。
    本片是以角川的视角为主线来展开的,几个内地所谓的主要演员其实根本没有发挥主要演员的作用。我本以为故事的主线至少会以刘烨饰演的陆剑雄来贯穿始终,至少在我刚看时,我以为本片会采取倒叙的手法来展现这个铮铮铁骨的男儿如何作战,如何反抗,然后来体现中国士兵的良心,然后来给我们这群观者一些微薄的希望,因此我在看下半部分时,把情节拖拖拉拉的过了一遍,我以为会在后面再次看到刘烨,看到反抗,看到希望。我愕然了,中国的男人哪里去了?本片后面只看到了一名外国的纳粹分子是如何在竭力保护安全营的难民爱莫能助并且在离开时还不忘愧疚的下跪;本片后面只看到了可以派出100名中国女性去做慰安妇就可以给那些可怜的孩子带来过冬的食物与衣服;本片后面只看到了一名弱女子在认亲时不惜来回跑上几趟只是为了能够多救几个人出来最后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本该有一批充当着英雄角色的男性来支撑起摇摇欲坠的希望的,本该有这样的形象来体现导演所谓的民众的抗战意志的,本来应该可以有的,可是真的没有!有的只是面对死亡一脸漠然,竟然毫不反抗的顺从的民众。
     本片总体让人感觉支离破碎。导演大概还不具备一个掌握这样宏大叙事的能力。几条叙事主线分开来铺展,情节跳换地厉害,本以为对其中一位“主演”的叙述能够铺成下去叙述时,又戛然而止换到另一位主角上去了。让人有点措手不及,最后导致每个人物形象的塑造都力不从心,欠缺火候。
     本片力旨“不只为了表现残暴而渲染残暴、为了表现血腥而渲染血腥,而是尽最大努力,用影像靠近历史的真相,让人们在影像中深刻重温和体会这场战争残酷和悲惨,从而引发人们对战争与和平的思考。”导演的本意是好的,并且选取如此大的一个背景来叙事,勇气实在可嘉。并且蛰伏四年,呕心力作,这种敬业精神是值得敬佩的。但是拍这种片子时如果搞错了角度,传达错了意念,结果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看电影时,我总感觉导演有一种特意的甚至略带做作的“理智”,通常理智过头,反倒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他在把握剧情的发展以及人物形象的拿捏时,总是小心翼翼,怕过了火候,可是结果却常常未能如其所愿,倒是极坏了观影的人。拜托,您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啊?他把我们“压抑”了一阵后,让我们在灾难中纠结了一阵后,非常隐形化地告诉我们:咱们还是有希望的。咱们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滴。不然唐秘书不会在临时前说道“我老婆又怀孕拉拉。”不然被大多数人保护存活下来的小豆子不会笑得那么欢,人家可是祖国的花朵咧,人家是祖国的明天咧。
      爱之深,责之切。或许我们是期盼的太多了。
      不过,本小姐真的是出离愤怒了。
     我素来不喜爱看战争片,特别是对于南京大屠杀那段时期的历史。我知道历史是需要铭记的,但是是没有必要时刻提起,并且拿来被不可避免的少数投机派利用作为赚取票房利润的幌子的。我觉得看过的很多战争片其实都只在一味地重视视觉震撼效果,而力图接近史诗的表达效果,但是在进行人性的塑造时,却又略显单薄(部分战争片除外),在情节的塑造上又缺乏一定张力。就好比《南》,整个南京城就好像被架空的一个城市,一切杀戮,一切强奸,一切反抗没有任何缘由,好像两队人马突然干上了,男一号突然死了,男二号也死了,女一号和女二号也相继死亡了,支离破碎!30万被屠杀的同胞好像是个若有若无的真空数字,整个南京城就好像是个巨大的坟墓场地,哀鸿遍野,摧毁的房屋,悬挂的头颅,低着头等待活埋的人,是啊,我们知道战争残酷,我们知道战争无情,可是如此这般意识流的叙事,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情节发展毫无整体性可言,几个主人公的交错具有很大的偶然性,换成是主角身边的路人“甲乙丙丁”我想故事也可以继续说下去,因为几个主角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没有独一无二性,并且也没有一条必然的主线来牵引着他们会面,交错。观看影片就像踩着香蕉皮走路一样,滑到哪里是哪里,因为哪里都可以作为故事的开始,哪里都可以作为故事的结尾。
    这样的影片通常不是在发问,而是娱人娱己。这是个娱乐致死的时代,这是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微妙却又冷漠的矫情的时代,这是个情感干涸急需发泄的时代。那么这样的“还原历史”的影片无疑可以满足大部分观众视觉震撼和情感发泄的两全其美的功能。但是如果对历史的铭记和对情感的宣泄要以这类电影为媒介,我倒真的是郁闷了:这个时代竟然倒退到了如此令人可怜甚至可怖的地步。
   没看电影之前,我就被铺天盖地的媒体和身边看过的同学吊足了胃口,突入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南京!南京》就这么火起来了,在他公映之前,所有的影评家和幕后推手都卯足了劲,把观看这部影片拔高到了爱国的高度,好想你不看,就不爱国了。凡是你跟风去电影院或者通过其他渠道看了的,就是赶潮流了,就是爱国了。要不然怎么最近有不少人逢人就说:“你看《南京!南京》了么?”这道是搞得人有点愤愤然,整个传播性质好像变质了,好像在一部以国耻为背景的影片里硬生生地给添加上了商业的味道,毕竟电影是要卖钱的。要不然,这影片怎么才上映没多久票房就上亿了呢!!!
    看完之后,我没有在我之前看过本片的同学所谓的愤怒和压抑的睡不着觉,压抑的吃不下饭等情愫。我知道每个有良知的国人心底对于南京大屠杀都会有个由来已久的伤疤,这部电影力图把我们心底的伤疤拔出来,让我们探个究竟,让我们能发人深思,可是它真的没能触及我心底的伤疤,我只是被骚了下痒痒而已,不痛亦不痒。然后我安安静静的关上电脑,爬上床睡觉,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像以往那样失眠,安安稳稳很快就睡着了。大清早还做了个美梦哩!!

这是我选修课的一份影评作业。本来不想写的。

二,电影角色

8’28” 在南京城破后,搜索中国士兵的日本小分队里,他第一次出现;
11’30” 发现藏有数千中国军民的教堂是他的小分队,第二次出现;
16’50” 被刘烨等人伏击的日本小分队里,第三次出现;
40’59” 屠杀刘烨等人的那块空地上,第四次出现;
43’10” 这个镜头是他威风凛凛地站在高处,俯望眼下积尸如山的画面,第五次出现;
       (插一句,这个镜头我很反感,因为背景音乐加拍摄角度让人不能不觉得此处是在
        美化日本军队的形象。)
47’25” 角川帮他洗澡,第六次;
53’15” 一群强行闯入难民营对六名妇女施暴的日本士兵里。第七次;
70’51” 唐先生在日本高官那里与日本人合作的现场。第八次;
71’50” 更为可笑的是,在唐先生和日本人谈判的同时,难民营门外向内窥探的日本小分队
        里,他又出现了。第九次;
77’48” 拉贝等人与日本人交涉时,他在场。第十次;
80’55” 在征选慰安妇的教堂内。第十一次;
85’00” 在慰安所内,对唐小妹施暴。第十二次;
90’00” 杀害唐小妹。第十三次;
95’17” 拉贝等离城时。第十四次;
111’20” 发现姜老师冒领的人。第十五次;
125’08” 木桶中洗澡。第十六次。

一。电影情节

人物总评:
《南京!南京!》这部片子和以往以南京大屠杀为题材的电影相比,在人物上凸现了性格特征。尤其在塑造日本士兵方面。这一点我想是值得肯定的,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视角来反省这场人间悲剧。在对历史反省的过程中任何角色的缺失都是不诚实的,不全面的,不深刻的。从这点来讲,陆川的突破是需要勇气的。但是既然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肯定会遇到种种困难。在某种程度上,陆川太年轻,他的主要演员大多数也太年轻。对于这么一个宏大的主题,电影制作人野心太大,想要的太多。从而导致一种“芝麻西瓜都想要的”尴尬局面。
另外,整个电影也拍得纪录片不纪录片;主旋律不主旋律;商业片不商业片;文艺片不文艺片,有一种沦为“四不像”的虚无之感。最后,片中大多数角色过于脸谱化。陆剑雄,沉重;角川,迷茫;姜老师,苦大仇深;活下来胖子,猥琐并极度贪生怕死;约翰拉贝,无能。。。等等等等,都让人无法看到一个个有血有肉并且丰满的人物形象。相比于同类题材的战争片,比如《辛德勒的名单》,《南京!南京!》的确更显稚嫩。当然,《辛德勒的名单》确实太过经典。我想,《南京!南京!》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尝试和实验,我希望并也坚信我们国家的文化人包括日本的,世界的在将来会拍出一个不求完美,但让人满意的电影,让我们的后人对于那场战争有着更清醒和深刻的认识和反省。

    对于南京大屠杀,日本人所犯下的滔天罪恶,相信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国人都有所了解,那是个不容忘记的耻辱。所以播放影片的时候,我相信大家都会不自觉的以一个被害者的角度去观看,立场因而不会很客观,起码我是这样的。而随着电影情节的深入,我愈发感觉陆川导演的良苦用心,可以看出,他希望以更中立的角度去拍摄电影。因此,电影里的部分情节,让我尤为不解及不敢苟同。其一,关于角川。他是一个贯穿电影始终的日本兵,这个角色并未被脸谱化——下流无耻贪生怕死毫无人性可言。电影里,角川是一个悲剧角色,他一见钟情并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一名日本慰安妇,这注定了是一个无果的结局;他因战争所带来的死亡而感到无比忧伤;更为了不让姜老师被蹂躏而将其杀死,把她用死换来的两名中国士兵的生。。。诚然,我认为陆川导演试图通过一个日本兵的善良人性去解读历史的另一面,这种企图挑战国人传统思维的拍摄手法是需要勇气的,可我并不认同。纵使文明史发展到了今时今日,日本仍旧有许多右翼势力及老兵妄图篡改历史,否认南京发生的悲剧,在那个战争的年代,又有哪个日本兵能够跳出现状居高临下的思考战争的黑暗面呢?其二,关于慰安妇。南京大屠杀期间,日本兵在中国、朝鲜及日本抢夺了无数民女,对其奸淫蹂躏,无恶不作,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我并不认为它代表了整个南京大屠杀。可不知缘何目的,陆川导演在拍摄此片的时候,似乎有些本末倒置的将慰安妇作为了重头戏以及后来的宣传噱头,宏观整部影片,不论是国军拼死抵抗抑或是屠杀平民的场景都少之又少,而床戏强奸戏的比重却高的出奇,甚至有许多被蹂躏致死的妇女裸露的场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川导演的这一举动是为了迎合当下大众审美的口味,满足了人性最深处对于窥探的欲望,毕竟这是一部商业片。可对于如此敏感的题材,这样有些不宜的场景还是少点为妙。第三,关于招魂舞。招魂舞是日本为了祭祀逝去的亡灵的一种传统习俗。影片最后有大段的日本兵跳招魂舞的情节,这让我有些困惑,想表达什么呢?如果说是借日本兵对战友的悼念表现他们仍是有人性的,为何要如此大篇幅?又有何必要?对这一悲剧,我并不想以任何的高姿态去宽恕日本人,用什么客观中立的角度去看待,因为人家到今天都死不承认,我们干嘛示弱性的友好呢?如果说是为了借以祭祀国人,我想首先那不是日本人的本意,再一个这样的方式谁能接受得了?

序:离第一次看这部片子已经有很多日子,现在想起来,关于这部颇具争议的电影仍然有很多话想说。不同于以往同类题材的作品,这部片子设置了很多代表性的人物角色。因此,本文就以该电影中的人物为对象作一些评析。

    说说我对片中几个演员的看法:刘烨——陆剑雄,毋庸置疑,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浑身都是戏。曾经的他扮演的多是阴柔病态的角色,都不够阳刚坚毅(除了《硬汉》),这次终于看到了。说真的,奋勇杀敌,拼死抵抗这些到没有太多的表演余地,反倒是被俘后,我觉得他演的特棒。当日本兵朝着他们喊起立,一开始没有人动,因为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又是一声起立,仍旧没有人动,再一声,还是如此,一个日本兵瞬间射杀了一名国军俘虏,过了一会儿刘烨缓缓的起来了。那一刻,所有美国式的英雄梦全部破灭——超人,蜘蛛侠,蝙蝠侠等等漫画英雄力挽狂澜的拯救了地球听起来是那么的荒诞,我一瞬间渴望发生奇迹,但并未期待他会做什么反抗,因为那都是无意义的,面对着几十上百把枪口,做什么挣扎都是无谓的,只有挺直腰杆无惧死亡;江一燕——小江,这是一个新人,扮演了一名妓女,一开始并无闪光,甚是平凡,只知道她不愿剃平头,天天都浓妆淡抹,让人鄙夷。然而,到了要挑一百名妇女送给日本兵以换粮食棉袄的时候,她明知危险,却挺身而出,第一个举手。那一刻,我哭了,整部电影第一次的哭就在那时,除了被感动,也有窝囊的因素吧,觉得一个国家居然懦弱到了需要妓女来救,呜呼哀哉;中华英雄——角川,此人不熟,电影里的角色诚然十分突出抢眼,在我看来却十分突兀,不谈也罢;范伟——唐先生,这次的表演是突破性的,很巨大的转变。很多人说戏里的他是个卖国贼,我并不认为,他只是为了活命,很傻很天真的认为日本人是讲信用的,会放了他们一家老少,没想到却引狼入室。最后他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孽,宁愿放弃与妻子离开南京的机会,抛弃活着,选择了死亡。临死,他说对日本兵说:“你知道吗,我的妻子又怀孕了。”在我看来,是想表达“中国人是不会亡的”的意思吧。总的来说,日本人角川是片中的重要角色之一,虽然篇幅很多,形象却依然模糊;组织反抗的陆剑雄很容易让观众误以为他是主角,但影片开始没多久他就牺牲了;反而,拉贝的秘书唐先生成了全片最完整、最丰满的角色。其他人物要么被符号化,要么被平面化,像妓女小江这样的角色虽然特点鲜明,但限于篇幅也只能匆匆带过。

姜淑云——高圆圆 饰
毫不掩饰地说,这部片子中的高圆圆成功塑造了自己花瓶的形象——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整天紧缩眉头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关键时刻憋出的几滴泪水;甚至有网友说“为什么在征选慰安妇的时候她自己不去”。特别是在影片第55分30秒的时候,高圆圆和江一燕的那句“我们是委员会的,日本人不会动我们。”让人感觉到一种难以接受到优越感。总之,戏中的她太过于高贵,甚至死都被一个日本兵成全了她的清白。这个有演员自身的局限性,也有角色设置的问题。不展开。

陆剑雄——刘烨 饰
从来没有一部电影,它的主角只有四句台词(笔者亲自数过)并且在影片前三分之一还没结束的时候就死于敌人之手。《南京!南京!》却是这样。实话说,刘烨是我个人非常欣赏的一位青年演员,有自己的特色并潜力巨大——外表俊朗,气质颇佳,可塑性强。他成功饰演过很多角色但唯独不胜任《南京!南京!》中的陆剑雄一角。这里有他个人的原因,另一方面,也不能忽略导演和编剧对这个角色的设置和安排有不足之处。从他自己来说,表演“太过用力”。何谓“太过用力”?换句话说,就是有太多表演的痕迹。在伏击日本士兵的那一段中,刘烨的一连串动作表演还是可圈可点的,一个训练有素的国民党士官体现地比较到位。但是从22分30秒开始到后面他们一队人被俘并被日本军队残害的那段戏里——理应是影片出彩的地方,刘烨的表演太过僵硬。表情一直陷入一种莫名的忧伤里,时不时还不知所以地来一点微笑。这让人揣摩不透他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畏惧?看不出来。超然?看不出来。绝望?也看不出来。可能陆剑雄这个人物的可能性太强,反而让演员、导演和编剧不知具体走哪条路线。从导演和编剧的角度来说,影片中过于突出了陆剑雄和别的国民党士兵的差别。别人喊的时候他不喊,别人有表情的时候他一直瞪着眼睛不说话。另外影片中给刘烨的表情特写过多,讽刺的是,这更加凸显了他木讷的表现。如果没有和小豆子的互动镜头,我想刘烨——这个影片名列的领衔主演之一给观众的印象只是一个比其他国民党士兵更英俊一点的士兵罢了。
从情节设置上来说,刘烨的死和他的角色一样不伦不类。导演陆川在宣传这部片子的时候提到和以往的电影不同,他把这部片子里的南京拍成了一个抵抗之城。可是看的时候我很失望。作为抵抗的第一线,刘烨应当让人看到一些荡气回肠的镜头。既然他没有逃离南京,选择作最后的抵抗,但是后来却投降被俘。这让人在逻辑上想不清楚。或许导演在此处要投合当今的时代主旋律——人性。但是,在这里,我没有看到陆剑雄和他的战友是以“人”的形象出现的。人,即使在行为上不自由,也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情绪和态度。至少在死的时候可以像个人。但是,从被俘到屠杀,受难者没有丝毫表情,面目麻木。(甚至连屠杀的日本士兵都在大口喘气的时候,被屠杀的中国人却依然“我自岿然不动”)。在死前,士兵们却突然各个卯足了劲地呐喊“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注意,此刻的刘烨依然保持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物形象)。由于前面缺少情感的铺垫。这个死前的突然高潮让人觉得有些刻意的煽情,无力的煽情。
说一句个人感觉的话,陆川在这部电影里把日本人拍成了人,把中国人拍成了牲口。

伊田修——木蕃龙 饰
最后我想谈谈这个角色,因为他的戏让人对于导演和编剧的安排很无语。如果说以上的所有评论或多或少带着笔者自己不成熟的主观臆断,但以下是笔者观察所得,应该很客观:

江香君——江一燕 饰;百合子——宫本裕子 饰
相似的角色。相似不仅体现在她们都代表了战争中受害的女性,也体现在她们都是影片中的小人物。但不可否认的是,小人物亦可有大形象,外表柔弱的女性也在用自己的尊严来对这场战争进行自己的控诉。而且毫不夸张地说,这两人的表演也是最让观众印象深刻的。江一燕把一个社会底层人物刻画得不仅真实而且做到了角色的升华。她的死,有种让人感觉“美被撕碎了”了的伤痛。可以拿来对比的是,唐家小妹也是一个清纯的好姑娘,她的被害让人亦是难受不已。但是最后导演非要让她在死前唱一段剧,这让人不大好接受。至少这是我个人的感觉,太过于文艺,失真。
说到百合子,我想她是在这场战争中一个彻彻底底受害的日本人。在影片第62分钟开始,她和角川的那段戏是一个亮点。我想陆川如果想突出人性,这里他做到了。百合子在接过角川递来的新年礼物时,兴奋得像个孩子。这里还原了她尚未失去的女性特有的纯洁和可爱。但是后面的戏中她对角川的陌生感和对自己慰安妇角色的麻木更让人不由地感到战争对于人性的摧残和赤裸裸的伤害——
“我是角川。”
“请,角川先生。”
我想此刻,角川的心肯定碎了,而心碎才会是一个人。前面的角川,如果要说他有人性,我觉得有点牵强。但此刻,我相信他是有爱的。不得不承认,百合子的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成全了角川的形象。

他的无时不在让人感觉世界真的很小。无形中,导演的安排成就了他“神奇小胖”的形象。

角川正雄——中田英雄 饰
应该说他才是这部电影的男一号。陆川在这部导演里选择了以一个有良知的日本士兵来作为主线拍摄,是一个有胆量的突破。南京大屠杀这个题材争议性太多,但我觉得应该鼓励后人从不同的角度来审视历史。如果说从演员把握角色的角度上来说,我给中田打80分,良好。从紧张,害怕,畏罪,对战争的厌恶,对百合子的爱这些方面他把握的还是可以的。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可以考虑改善。影片中导演希望可以从这个日本士兵的视角来审视这场战争,但是很多地方太刻意了,它不必每拍到一个有角川的场景就给角川来个的特写。而且他的特写表情无一例外都是无奈、漠然和不知所以的。这样,让人觉得角川像现场的一个隐形旁观者,换句话说,似乎他并不在其中。

唐天祥——范伟 饰
可以说,范伟在这个有限度的空间里演到了这个角色的极致。所谓有限度的空间,个人觉得,这个角色的设置确实过于俗套——从只顾私利的汉奸,发展到不对日本人报以幻想,并在生命最后完成了形象的超脱。这个可以说是条万变不离其宗的戏路子。但是,范伟的确演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形象——有文化,懦弱,爱小家,怕老婆,但是骨子里依然存有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骨,在最后以死殉节。前面我提到陆剑雄等一干国民党士兵死得没有人的尊严。但是范伟在死前做到了。把生路留给自己的同胞;安抚自己的太太;把烟吐掉后最后一口深长的鼻息;“我的太太又怀孕啦”;不配合戴上蒙眼布。。。等等这一些动作表情让人印象深刻,他成功塑造了一个对生有着强烈渴望,但更反衬出死前伟大的这么一个人物形象。这让人看到了抵抗,看到了希望。可以说他死前和那个日本士官的对手戏是占着上风的。这就是我想看到的一幕——“敌人可以夺取我们的生命,但夺不走我们的尊严。”
唐先生,生得不光荣,但死得伟大。可怜而又可爱。

最后以一句话作结“在战争中,悲惨程度仅次于失败者的就是胜利者”。
                                                                    6.12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