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狱里寻一处世外桃源

作者:影视影评

故事的最后老和尚说,无论背负着怎样的罪恶,都要努力活下去,人间因此而美丽。阿修罗让他明白,人不杀生就无法存活的本性。如何理解和尚的这句话?他是否在肯定为了求生人可以不择手段,像野兽一般互相残杀?并非如此。

“人的本性就是吃掉其他生命而活下去,夺走生于大海的生命,夺走生于田野的生命,人就是靠这个活下去,背负着罪恶,即使那样也在有限的生命中拼命地活下去,正因为那样,这个世界才如此美丽。”阿修罗这部电影就是如此直白且残酷的描述着生命的意义,无论你是否承认生命的本质就是建立在剥夺其他生命的基础之上,就算是素食动物也同样是以剥夺植物的生命的代价才能存活在世上。

电影《阿修罗》是由1970年的漫画改编而来的电影,在2012年上映。时隔四十多年才被动画化,但上映之后仍是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究竟是什么样的题材才会在四十多年后仍然不能见容于世?

诞生于灾荒之年,乱世之中,这位无父无母的男孩,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高僧。高僧教他不食人肉,教他说话,教他做人,给他取名阿修罗。高僧对他说,人与野兽之区别,在于理智,更在于人心。心智初现的他,像一张纯洁的白纸。在要瑕那儿,阿修罗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爱,这对于从小无父无母,无人疼爱的他来说,无异于久旱甘霖。他一分都不想失去。然而要瑕早心有所属,这本就正常,八岁的阿修罗其实也并不真正懂得男女之事,他只是觉得那个男人抢走了他的唯一挚爱。得到而后失去,就是在心上千刀万剐,阿修罗这才真正懂得人间情苦。他愤怒的挥舞着斧头想杀死七郎,此刻的他在要瑕看来又成了一头畜生。

图片 1

图片 2

何为畜生,何又为人呢?最初在荒野中生存的阿修罗,食人肉、兽肉,不会讲话,不懂礼义廉耻,活脱脱就是一条狗。但在高僧割肉饲鹰的教导下,在依恋要瑕而懂得人间真情后,阿修罗逐渐成为了一个“人”。他懂得了尘世的美好,也看到了尘世的苦难。在要瑕咒骂他为畜生后,他痛哭着质问,既然人间如此悲苦,为何当初还要存在于世?高僧告诉他人与兽的区别在于理智,在于人心,可仅仅靠这些,又如何能在乱世中苟活呢?

图片 3

1970年8月2日,漫画家乔治·秋山在《周刊少年杂志》上开始连载最新作品《阿修罗》,作品中对天灾过后人间惨象的描写太过赤裸,涉及到人肉相食、母欲食子的残酷情节,在当时被认定为有害图书,禁止向未成年人发售。之后各自治团体也就相关社会问题展开大讨论,虽然作者曾针对该作品的世界观发文进行过解释说明,但《阿修罗》仍险些被腰斩。之后长达40年的时间里,《阿修罗》始终被业界认为是不可能动画化的作品。

另一方,那些曾经淳朴的村民们,却在日益加剧的灾荒中,丧失了善良,暴露了邪恶。父亲想卖女儿讨一口饭吃,全村村民集体猎杀年仅8岁的阿修罗,甚至不惜大火焚山,也是因为地保一句空口支票。随着阿修罗习得人性,人却沦为兽性的奴仆。

       电影以僧人的视角讲述阿修罗的一生,更以佛道讲述生命的意义,佛的形象电影随处可见,从化作焦土的都城到乡野,从阿修罗出生的破庙到遇到若荚后落脚地。从佛教的角度看人的罪与美也是该片的一个特色。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惨象勾起了佐藤敬一对禁忌之作《阿修罗》的记忆以及动画化的欲望,他希望以此片来向同胞传达“即使腥臭遍野,美丽不再,我们也要正视严酷的现实,从瓦砾中爬出,继续生存”的心声,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最终将这部漫画重新带回了大众的视野。

这并不是一个善与恶,黑与白的故事,他们只是为了活着,并无对错之别。但在地狱之中,要瑕却保持了内心的纯洁,更准确地说,是作为人的一份良知。当阿修罗怀揣着马肉来送给她时,她坚持认为这是人肉,誓死不吃。最终她的生命,也想洁白的雪花落向大地一般,终将逝去。

图片 4

图片 5

雪花再洁白,落向大地,也必然染上尘埃。要瑕之死,死于大环境的恶劣,也死于人心之恶。她之所以不食肉而死,首先是因为她丧失了对阿修罗的信任,这才是更为悲剧的一点。在连年灾荒的人间地狱中,人与人之间信任全无、相互敌视,最终才走向了相互厮杀,乃至相互为食的结局。

图片 6

百度上是这样介绍这部电影的剧情的。

影片所描述的世界,介于自然状态于文明的社会状态之间,更接近于前者。在此人性之恶暴露无遗,他们似乎别无选择,只能屈服于上天的安排沦为野兽。但是阿修罗和要瑕则让我们看到,无论世事如何艰辛,我们总有选择。这种选择并不一定为我们带来更好的生活,或者让我们活下去。但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像人一样活下去,即使背负再多罪孽,只要是为了最基本的生命权利,都值得被理解,乃至被宽恕。人性中本就黑白间杂,但是在颠沛流离之中,为了活下去拼尽一切,而又不忘人之本心,就定能重建文明社会,抵达繁荣祥和的人间胜境。

       看这部电影让我想起《灵魂摆渡》其中的一个故事《旧事》:清朝时期一家阳春面面馆,贫寒的掌柜为了自己失明的闺女能找个好婆家而向地主借钱置办像样的嫁妆。可惜地主家的钱不是好借的,才借不到几天的钱利息就翻了好多,并威胁掌柜的如若还不了钱便将他女儿卖到春楼抵债。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掌柜杀死了地主并将地主家里穷人的借据一把火烧毁。只是他自己终因杀人而被斩首,女儿夫家也因此而退婚。原本一心想让女儿能有个有归宿的简单意愿因为那个吃人的乱世而无法实现,杀人也是为让女儿避免被卖入花街柳巷。可是,在故事的结尾处,掌柜的女儿凤蝶对依承诺而来的赵吏,却让他将送自己送到父亲誓死也不让她沦落春楼。看到这里可能观众都和我当时的心情一样,掌柜的命算是自搭了,付出生命的代价女儿最后的选择还是决定沦落。可是当她说出理由,却让人释然并佩服她的勇气。她说,“我想只要活下去,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变好吧。”她没有说错,在经过几百年以后,街角的阳春面面馆依然在。死需要很大的勇气,但在乱世选择活下去更难,只有人选择活下去,生命才能得以繁衍,民族才得以延续,国家才得以存续,文明才得以传承。

平安时代末期(15世纪中叶),因洪水、干旱和饥馑,作为日本都城的巍巍京都已化为一片荒芜的废土。惨烈无情的天灾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日本史上最大的内乱——应仁之乱。天灾人祸,黑白颠倒,饿殍遍野,十室九空,日本历史翻开了最为沉重与黑暗的一页。在这宛如地狱的人间,名叫阿修罗的男孩(野泽雅子 配音)诞生了。受到残酷命运的驱使,他自出生之日起就注定要过着野兽一般的生活,弱肉强食,茹毛饮血,为了保护自己必须时刻警惕周围的风吹草动,甚至作为同类的人也成为他猎杀啮噬的对象。

幸运的是,美丽女孩若狭(林原惠美 配音)那温柔无私的爱以及法师慈祥悲悯的教诲,让习惯了丛林搏杀的阿修罗渐渐找回灵魂深处的人性。他慢慢学会了人类的语言,欢笑着度过每一天。然而快乐的终点便是难以承受的痛苦。遥遥望不到尽头的天灾人祸让世人们早已丧失人性,纯洁无瑕的若狭一如即将被狂风暴雨璀璨的柔嫩小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流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7

我个人其实对这类比较压抑的题材不太喜欢,因为很容易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并且看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抽离出来。这是大学时在选修的动漫课上看的作品,看过之后确实觉得很压抑难受。

        人类对其他生命体的剥夺的方式是否文明,并不取决于道德是否高尚,只取决于可剥夺的生命体是否足够充分。在其他生命体足以支撑人类生存这一最低要求之时,人类才得以谈论人伦道德。倘若是战乱加天灾自然界所提供的食物不足以维系人类生存的时候,就比如影片中所描述的情形,人便不再是人,则变成被觅食本能所支配的原始野兽。原本能以贫弱之躯仍挥斧斩狼护子的母亲,也会在极度饥饿的情形下失去理智,将怀中软软嫩嫩的幼子当作可食之物投入火中欲食。世界现存的人类文明,无论是所谓的发达西方国家还是落后的非洲原始部落,无论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在饥荒战乱的世道,都出现过人类同类而食的残忍事件,无论其文明先进与否。这个件如果非要说先进文明之间有什么差距的话,就是先进文明社会已将直接吃人的历史尘封在史书当中,而把这种吃人的丛林竞争意识升级成符合“现代文明”所“认可接受”的方式廷伸到社会生活中,大到国家之间的角力、小到普通人职场竞争,虽然肉眼可见的血腥已不再,吃人的本质却亘古不变。只是这种物竞天择的竞争是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人为的想抹杀或者忽略它的存在都将带来灾难,无论是社会主义的人人平分社会财富还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优渥福利,都证明了没有竞争或者降低社会竞争将使社会失去进步的原动力。电影里表达的道理让人压抑是因为它直接剖开了人性中最粗暴最原始的求生本能,虽然丑陋却是事实让人愤怒却又无从排解;面对天灾与人祸,人类却又显得那样的被动和无助,所以悲伤。

图片 8

图片 9

在百度的简介中那个美丽善良的女孩若狭,这个故事中唯一一个到最后仍然保留着人性的女孩,竟成了我无法原谅的对象。我对阿修罗的心疼转化成了对她的愤怒。

        阿修罗,佛教六道之一,易怒好斗,骁勇善战,三头六臂,三面青黑色,口中吐火,忿怒裸体相,半神半人的大力神。阿修罗道处于六道中善道的人道和天道之间,阿修罗本性善良却常常带有嗔恨之心,执著争斗之意志。非人非神,非善非恶,却也奉佛法,是佛教护法神天龙八部之一。影片中的小男孩确实与阿修罗非常契和,生于乱世差点命丧于饥饿失智的生母之手,以野兽之道食人而长,有缘得遇佛道高僧渡化渐识人性,遇似母似恋人的若荚得尝人世之爱,却因对若荚的贪嗔陷入痛苦怨己厌世,看到初生的生命想到的只有世界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出生?

若狭是阿修罗唯一的温暖来源。故事的最初,阿修罗是一个没有人性的野兽,他不会说话,食人,露出尖锐的獠牙,让人感到害怕。但是善良的若狭却只把他当做一个未经教化的孩子,教他做一个人。对若狭的爱最终让阿修罗从野兽变成了人,懂得去保护别人。但最终也是若狭摧毁了阿修罗的世界。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在人都会被饥饿逼成野兽的世界,是若狭把像野兽一样生活的阿修罗变成了人,曾把所有人当做敌人不肯放下斧头的阿修罗在若狭面前放下了刀。可是最后却是这个阿修罗唯一相信并珍惜的人不愿意相信他是人。若狭将被饿死之时,阿修罗带着自己冒险夺来的肉,若狭却坚持认为他杀人了,他带来的是人肉。门外面是等着要吃若狭并且捉阿修罗换赏钱的失去人性的人,门内阿修罗哭着求若狭吃下自己带来的食物好活下去。即使阿修罗苦苦哀求,一遍遍解释,若狭始终认定他带来的马肉是人肉,宁愿饿死都不愿意给他一点信任。是她的不信任最终把阿修罗推入了绝境,对于阿修罗来说最大的绝望不是所有人都要杀他,而是若狭不信任他。

       在未开化之时,在阿修罗的认知里是最原始的野兽法则——为了生存除己之外皆为食,并没有什么道德可言,于他而言所有的生命体都是可供其活下去的食物而已,人与猪等生命并无不同,食人只是求生,不带任何的情感。所以,初次与僧人在木桥相见之时,他所想做的只是吃掉对面过来的食物。此时,僧人知道与他讲人道佛法没有任何意义,于是简单粗暴的直接将他打翻在地,然后针对他行凶的目的——饥饿觅食,对症下药的给了他食物,并使用食物慢慢开导他认知人性。僧人在此时给了他的名字——阿修罗,“愤怒、悲伤、受伤、杀害,你背负着痛苦之火,阿修罗,从今天起那就是你的名字”。

若狭希望阿修罗变成人,可是等阿修罗变成人了,她却又认定他还是野兽,这真是讽刺。有时候我们自以为的善良,才是最锋利的杀人凶器啊~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最后若狭死了,阿修罗被渡成佛,人类变成了互相杀戮啃食的野兽,而电影最初那个恐怖的食人魔鬼一样长着獠牙的孩子,变成了让人心疼不已的阿修罗。

图片 16

      遇到若荚以前,电影所有的画面阴沉压抑正是阿修罗冰冷世界的写照,离开僧人渐识人性的阿修罗的世界终于有了色彩。念出“南无阿弥陀佛”的他开始懵懂的知道人并不是他的食物,甚至知道保护病弱的孩子不被猎鹰所伤,为保护受欺负的穷人小孩而杀死了地头之子。虽然同样是杀人,却不再是为猎食,他的意识里开始有了善恶。以一己之力迎战地头无疑是死路一条,再凶猛的野兽在与人类文明对抗时都显得不堪一击,何况只是非人非兽的阿修罗,始终人类才是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跌落山崖的他能幸免于难却是托福于崖底堆成山的尸体,只是他不再以人骨为食哪怕是面临死亡。野兽一般的成长经历仍然成为他脱离死神的法宝,就算只余一息仍然准确的抓住从身边爬过的小蛇,同样的情况下若荚这个在人类社会长大的普通人就没那么幸运,抛下做人的尊严想捕蛇而食却只能无功而返。

图片 17

       若荚于阿修罗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相处的第一个社会人,从她的那里阿修罗学会了语言,感受到被人关心爱护,也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阿修罗可以分享的人。像他的母亲可以安心的趴在背上睡觉,像初恋期待每天都见到她,看到她会开心、会害羞、会悲伤、会失落、会沮丧、会忌妒。若荚是那个把他从地狱带出来的人,但也同样将他推下无间地狱,虽然错并不在她。只是阿修罗不可能明白,于他而言若荚便是一切,但若荚的世界里并不是只有阿修罗。她还有家人还有爱人还有亲朋邻里,不可能只属于阿修罗。当阿修罗发现若荚与七郎约会时,犹如婴儿被夺走母亲般幼稚却歇斯底里地抡起斧头砍向七郎时,若荚说出了足于击倒他的话“你这个不是人的家伙”。

图片 18

        阿修罗此时真的不是人吗?若是不识人性之初的他怎么可能在偷袭的情形下只是伤了七郎的手臂皮肉?怎么可能在七郎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只是用斧头愤怒的砍着地面?就算若荚说话伤他,最终他也只是伤心的离开。若荚让其成人不仅仅是从让他得到幸福快乐的方面,人类的情感不仅仅只有美好,愤怒、悲伤、痛苦每一样也都是人类的感情。

图片 19

这样的情况下再次遇到僧人
“痛苦吗?看直来比这前遇到你的时候更像人了。”

“我不是人,是只野兽”

“那么通过念佛来平静你的心吧,和你内心的野兽战斗,然后成为人吧”

“我不是人,大家也都是一样的。他们也是充满了抱怨,然后自相残杀,也有吃小孩的人。大家都是敌人,总是吃掉或者被吃掉,所以我才有獠牙”

“确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野兽,但是却和一般的野兽不同”

图片 20

“心”

“心?”

“人有心,人赵偏向野兽越痛苦,你说你痛苦,那正是你身为人的证明”

“谁都会有偏离人道暴露野兽本性的时候,所以才要和心中的野兽战斗,不要恨别人,要恨就恨你自己,恨你自己心中的那头野兽。这是你变成人的祝贺。”

        面对充满悲伤愤怒的阿修罗,僧人砍下了自己的手臂作为阿修罗成人的贺礼。

图片 21

       僧人在初遇只有兽性的阿修罗时,直接用武力制服,再遇已通人性知悲苦却深陷怨恨的他,毅然决然的自断手臂开释,想起佛经中佛祖以肉喂鹰的典故。渡人也是讲究时机的,如若初遇便如此,阿修罗自是不假思索直接就把僧人吃了。如若不通人性,佛祖也难渡。

图片 22

       灾荒再次来临,在面对生存这个问题时,所有人性的丑恶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尚未饿到危及性命之时,父亲还能保持理智宁愿继续挨饿也不卖女,真到无一物可果腹充饥之时便开始后悔未趁女儿饿得皮包骨之前卖个好价;平时和气的邻里面对求助的若荚也是尽显厌恶。为了不让若荚饿死冒着被地头杀掉的风险盗杀取得马肉,可是送到若荚眼前,若荚却因为成见认定阿修罗拿的是人肉宁死不吃。父亲却在若荚认定那是人肉的情况下将马肉下肚,更是将前来送肉的阿修罗出卖给了地头。对于一群饿得失去理智的饥民“一年份的大米”确实具有致命的诱惑力,所以就算地头已经被阿修罗杀死,这个承诺根本无人兑现的情况下,村民们还是将吊桥烧毁阿修罗逼向死路。因为此时的所有人都已经被内心的野兽所控制,是为了杀戮而杀戮的原始本性。

图片 23

图片 24

        只是幸好,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能控制内心的野兽,不会一直被它所主导,所以,第二天拉着饿死的若荚的七郎与阿修罗擦肩而过时,不会再有头天晚上的你死我活,那样的疯狂仿若隔世。

图片 25

图片 26

       “背负着罪恶,即使那样也在有限的生命中拼命地活下去,正因为那样,这个世界才如此美丽。”最后,阿修罗悟道皈依佛教成为了一名僧人,曾经被战争化为焦土的世界因为人们拼命活下去的努力重新变得欣欣向荣。“我想只要活下去,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变好吧。”承受所有的苦乐终有一天世界会变好,活着,便是希望。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建文朱允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